海阳三日

今年暑假带包子到山东玩,先去的是青岛和烟台之间的海阳市。 第一天 赶在台风利奇马在山东登陆前抵达海阳,风雨已经开始了。 包子对台风很是期待。 酒店的亲子套房里有帐篷、滑梯和木马,相当幼齿…… 对包子来说其实去哪里不重要,只要有好吃的,舒舒服服的就行。 第二天 一觉醒来,台风已过齐鲁、奔渤海而去了。外面风比较大,但是基本没雨。包爸打了几个旅游点电话,都说接上级通知,暂停营业,实在扫兴。 酒店旁边一大片楼盘看着挺新,可满园荒草,简直就是个鬼城。 和爷爷奶奶在海边合影, »

炫技

做为资深挨踢精英,包爸对自己使用互联网搜索的能力一向十分自信。这个能力的一个实用方向就是在图片/视频中寻找蛛丝马迹,通过网络搜索信息,定位拍摄地点。说“实用”其实有点亏心,因为玩这个真的是毫无实际用途,纯炫技而已…… 演练夜景 最近帝都的大事是70周年庆典近在咫尺,晚间封路进行全程演练成为常态。那天群里有人贴出一张路人拍摄的演练夜景照片,有人说这地方看着眼熟啊,在哪里呢?包爸立刻来了劲头儿,马上打开浏览器开始搜索。 第一步按理说应该是在电脑中查看图片的元数据,数码相机拍摄的照片文件会包含时间、拍摄数据甚至经纬度信息。但由于在微信中发送的图片会被压缩,元数据也会丢失,所以只能跳过这步,先仔细看图, »

周末软DIY之在DSL掌机上玩经典老游戏

暑假期间看包子游戏玩的高兴,当爹的心里不由得有点嫉妒,也想放飞一下。其实自己电脑里不缺游戏,但都是Fallout 4、巫师3那种3A级大作,只适合某个包妈带包子回娘家后的周末夜在家独享。平常日子玩会出这种状况:端着加了消声器、精心调校过的的.50大狙,在丛林中一路潜行,爬上超级变种人营地附近的高地,第一枪先把身背迷你核弹发射器的家伙爆了头,夜风中传来剩下那几头变种人暴怒和惊慌的嚎叫。但压过这一切的,却是战斗在厨房的孩儿他妈的声音:“包爹,去外面给我拿根葱来!”…… 所以,包爸想还是给自己弄个掌机吧,随时随地拿出来就玩,游戏沉浸度没那么高,说不玩合上盖就行,于是到旧物箱里翻出一个任天堂DSL双屏掌机。 »

骑兵意识流

骑兵这个兵种在现今世界基本上只有礼仪用途,算是个被历史淘汰的产物了。但在包爸脑子里,这个概念仍然鲜活,并不断混合、融汇各种新信息,形成了一股骑兵意识流。今天敬请读者们纵容在下,放开文字的闸门,任此意识流奔腾喧嚣片刻。 “第一骑兵军”和《骑兵军》 自己童年时能看到的外国影视作品,基本都来自铁幕东半边儿。印象特别深的一部是苏联老大哥一九八四年拍摄、上海电影译制厂译制配音的“第一骑兵军”,银幕上由大胡子高皮帽布琼尼(配音:尚华)、小胡子皮夹克伏罗希洛夫(配音:盖文源)率领的红军哥萨克战士,骑着高头大马、 »

抖机灵

周日包妈去医院值班,爸爸自己带包子。上午有顾老师的思维导图+积极心理学课程,临出发时包子磨蹭个没完,爸爸烦心不已,结结实实给了他一顿批评。出了门包子也情绪不佳,父子一路无言。 上完课已是中午饭点,爸爸挑了附近一家老北京炙子烤肉饭馆,父子俩一通大吃,来了个肚儿歪眼儿斜盘儿干碗儿净。包子吃的心花怒放,出得门来仍然欢欣雀跃不止,包爸趁机开始说教。 爸爸:“包子,你好好跟着爸爸混,有的是好吃好玩的;要还象今天早上那样,哼……” 包子:“知道知道,不过,不给我吃好的话, »

和包子一起玩Minecraft

这个暑假,包爸有一大收获——那就是和包子一起玩电子游戏“我的世界”(Minecraft)。说起这个游戏,其实包爸早就慧眼识珠,在2012年就花钱买了正版。不过玩了一年多、过了新鲜劲儿后,就没怎么再玩了。Minecraft在2016年由网易代理并命名为我的世界后,游戏的移动端App都变为免费,大大降低了入门门槛,成为小学生们的最爱。包子念叨着想玩已经很久了,鉴于他上学期成绩和表现都不错,放假后爸爸就在自己和包子的iPad上安装了这个游戏,开始和他一起玩。 说到收获,首先是包爸得到了乐趣。之前放弃这个游戏,是因为一直单人玩生存模式:一个人挖矿、一个人造房子、一个人养猪啊牛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