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都

A collection of 47 posts
古北水镇小憨憨
我家包子

古北水镇小憨憨

往年寒暑两假都要带包子去外地玩,从去年年末疫情开始,这个惯例就无法延续了,包子憋了一肚子气。好容易迎来了十月国庆中秋两假相连,终于可以出去玩了!爸爸妈妈预订了离京不远的古北水镇,本意是随便溜达溜达,好好泡泡温泉。 第一天:小憨憨来了 运气好的是正赶上怀密线将起点站改到了离家不远的北京北站,包爸提前几天买好了火车票,大人12元一张,小孩半价,真是便宜。到出发那天,一家人不到六点就起床,早早到北站上车。车开后发现幸亏早来了,这趟车属城际列车性质,所有票都不对号,当天是假期乘客很多,来的晚的就只能一路站着了。 列车准点到达古北口站,出来还要再坐公交车才能到景区门口。酒店的工作人员在门口等着,带我们到游客中心办理入住等各项手续。 游客中心还挺气派,面积也够大,虽然游客不少,也没觉得拥挤,还有余暇拍照。 进景区后坐电瓶车到了酒店,把行李放下后出门游玩!从这儿开始,包子开启了小憨憨表情包模式。 流水憨憨。 桥上憨憨。 在烧肉馆吃午饭,点了据说是古北特色的烧肉套餐,果然很好吃:) 吃完饭出来没多远是游船码头,坐摇橹船沿水路走,基本
11 min read
真武庙邻里今昔
生活碎碎念

真武庙邻里今昔

今 上个月包爸带着包子到月坛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给小家伙做牙齿窝沟封闭,时间正是中午,包子已在学校吃过饭,但爸爸还没有。于是下了公交车后,打算先找个地方把饭吃了再去。这一片地方叫真武庙,包爸的发小白猴君以前就住在这里,那时经常到这里找他玩,记得有条小街很热闹,有不少饭馆,于是带着包子往那个方向溜达着。 典型的五十年代苏式住宅楼 正走着,包子看见路边一栋楼挂着个“单身宿舍”的牌子,估计是想到了单身狗,少见多怪地笑起来,爸爸于是给他讲了一下几十年前,大部分人都在国家单位工作的那个时代,没有商品房,需要单位自建宿舍提供给员工居住的历史往事。 通向楼群间小花园的拱门 终于走到印象中的那条商店街,没想到眼前的街景却是一片萧杀,原来鳞次栉比的饭馆、商店都没了踪影,临街房屋都恢复成整齐划一的民居形态,菜市场虽然还在,但想踏踏实实坐下点菜吃饭的计划却绝无可能了。 开墙打洞治理颇见成效,柴米油盐烟火涤荡不再 无奈之下,只好带着包子到卫生服务中心里坐下,掏手机叫了个瑞幸咖啡的外卖,点了咖啡羊角面包和蔬菜卷这类不需要餐具、也没有异味的食物,在候诊区草草吃了。包子照例瓜分了爸爸一部分食
13 min read
炫技
生活碎碎念

炫技

做为资深挨踢精英,包爸对自己使用互联网搜索的能力一向十分自信。这个能力的一个实用方向就是在图片/视频中寻找蛛丝马迹,通过网络搜索信息,定位拍摄地点。说“实用”其实有点亏心,因为玩这个真的是毫无实际用途,纯炫技而已…… 1. 演练夜景 最近帝都的大事是70周年庆典近在咫尺,晚间封路进行全程演练成为常态。那天群里有人贴出一张路人拍摄的演练夜景照片,有人说这地方看着眼熟啊,在哪里呢?包爸立刻来了劲头儿,马上打开浏览器开始搜索。 第一步按理说应该是在电脑中查看图片的元数据,数码相机拍摄的照片文件会包含时间、拍摄数据甚至经纬度信息。但由于在微信中发送的图片会被压缩,元数据也会丢失,所以只能跳过这步,先仔细看图,寻找线索。 既然是国庆演练,可以大胆猜测图中主路是长安街,看宽度也确实像。但长安街好长啊,具体位置还得接着找线索分析。 镜头近景处的路面显然要高于演练车辆所在路面,车辆路面是一个下坡,在最低处和右侧的辅路汇合,也就是说这是一个至少三层的立交桥,这下范围就收窄多了。 图片中车辆
6 min read
高粱桥头
生活碎碎念

高粱桥头

高粱桥是北京西直门外的一座石桥,始建于元代,因架在高粱河上而得名,现存桥梁为清代的。以前这里不但是进出京城的主干道,还是春游踏青的胜地。现在周边高楼林立、道路密集,过往行人如不特别留意,根本无从发现,石桥落寞已久。 桥头吃面 那天看到“天下美食出北京”公众号的推送——20年后,正宗的西直门桥头面馆终于回归了,文中的“桥头面馆”在1989年于西直门立交桥桥头开业,老板姓梁,一度颇有名气,后来不知怎么就关张了。现在重开,地点改到了高粱桥附近,老板据说是老梁的儿子小梁。 包爸一看这饭馆离自己很近嘛,趁着中午没什么事,去试试吧。于是蹓跶过去,点了一碗牛肉拉面,一碟辣牛肉。拉面确实好吃,不枉此行。但店面很小,餐台、座椅和菜品设计应该是定位于周边上班族的工作餐,不适合携家带口或呼朋引类。 桥上怀古 吃完面往回走,走上高粱桥,看着桥上车水马龙、桥下流水不惊,想起北宋初年宋辽高粱河之战应该就发生在这附近。 宋军统帅就是那位烛影斧声的宋太宗赵光义,将领中既有开国老将石守信、高怀德,潘美(杨家将中的潘仁美)、钱俶,
6 min read
帝都服务业吐槽汇
生活碎碎念

帝都服务业吐槽汇

全国人民早有公论:帝都虎踞龙盘气象万千,但服务业基本等同拆烂污。包爸做为一名生在胡同里、除四年大学外没有长期离京历史的北京土著,今天也要恨铁不成钢地集中吐槽一次: 糊弄事儿系列 端午期间一家三口出去玩,在XX居老字号饭馆吃午饭。刚落座包子就发现桌上摆着个计时沙漏,马上抢到手里玩。包爸心想这老饭馆挺好嘛,还让顾客监督上菜时间。包子玩了一会儿断言:“这个坏了”,爸爸拿过来观察了一下,发现没坏,但沙子下漏确实非常慢,几乎无法令人察觉。再看了一下旁边的牌子才知道,时限竟然长达45分钟,这得算是糊弄事儿了吧? 夏天已到,包爸张罗着在家附近再办一张游泳卡带包子去。那天一早找到家健身房进去,似乎人家刚上班。前台小妹扯着嗓子喊销售主管——“Cindy,有客人!”,然后后面转出一个穿套服蹬细高跟鞋的靓妹,打着电话走到我面前。听她口气颇不耐烦地说:“我也没有办法,都跟您说了,我已经跟老板提过了,他当时没反应,现在他肯定还在睡,中午才能来。我现在还要开会,待会儿再说吧!”电话挂了我想着该接待我了吧,可靓妹却一转身走到旁边两个穿运动服、教练模样的男青年面前,这两人则手背后脚分开与肩同宽毕
5 min read
早起众生态
生活碎碎念

早起众生态

今年包爸办了游泳馆的早场(6:00-8:00)卡,赶在送包子去上学之前,用晨泳开始新的一天。锻炼的效果目前还没怎么显现,不过倒是由此见识到一些早起的生物形态: * 起床气 晨曦中迎面走来小公母俩,男的突然瞥见女的手里的塑料袋就嚷嚷起来:“你怎么把垃圾一路拎这儿来了?”女的斜了对方一眼,咽了一口明显是忍了一下未遂,随即爆发:“这tm是给你妈拿的鱼!” * 歌剧院的米其林 估计是早场的时间起到了某种筛选作用,泳客们在年龄上以中老年为主,在体态上则类似以中产阶级为主的理想型社会结构——枣核型。游完泳走进浴室,一排淋浴间就像是30年改开提高人民物质生活水平的展示窗——每个隔间里都有一位胸怀腰围可观、白白胖胖的米其林轮胎人儿。这其中有一位特别钟爱边洗边唱,声音洪亮字正腔圆,颇有民族唱法的专业风范。歌声在瓷砖和隔断间缭绕、在弥漫的水汽和泡沫中丰富,感觉就差媒体团的投票和导师们的击节赞叹了。 * 晨课功夫 在前台收卡发更衣柜钥匙的大哥不苟言笑,穿一身类似电工的灰制服,平常游泳时间没见过,应该不是游泳馆的在编职工,而是
3 min read
胡同事一二三四
生活碎碎念

胡同事一二三四

为了让包子能够到“教育高原”上学,我们自愿放弃了“光荣”的朝阳区群众身份,在今年春节后搬到了西城区离包子小学五分钟脚程的新居,开始了胡同里的生活。包爸包妈虽说都是北京土著,但较真儿地讲,还真没有这方面的生活经验。一晃过去快一年,感觉别有一番体验,够聊一个钟的了。 * 卖羊头肉的老大爷 我们的阳台下面就是胡同的街面,如果开着窗,临近中午饭点儿,经常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叫卖:“羊头肉,羊杂……”探头张望,能看到一个戴着小白帽的回族老大爷,骑着一辆电动车飘然而至。可等我从6楼飞奔下来,就只剩下了隐隐约约的肉香渐渐飘散在胡同里。有两次我特意掐着点儿下楼埋伏在街面上,老人家却又不见踪影。这么折腾了好几次后,终于让我逮着一回。在等着老大爷给我称羊头肉的时候,我吐槽了一下这种纯碰运气的不靠谱劲儿。大爷说给你留我的手机,想吃的时候打电话就成。我赶紧掏出手机边存号码边问:“您贵姓?”,还没等大爷张嘴,排我后面的一位大娘八成觉得我有眼不识泰山唐突了胡同名人,一声断喝解答了我的问题:“叫齐总!” * 别有用途的电子秤 院门口有个废品站,长年停着一辆轻卡,收废品的河南大哥不停
6 min read
3
我家包子

3

楼道里的窗户朝向正北,可以望出去很远,看到鸟巢水立方一带的楼群。不知为什么,和包子在楼道里等电梯的时候,他总是冲着窗外大喊“3!”,问他什么3,他也说不清楚,只是一个劲儿指着外面,弄得我们一头雾水。某次包爸在楼道里接电话,边说边凭窗远眺,突然弄明白了这个“3”的来历——原来是四环边上那个巨大无朋有个火炬状顶部的盘古大厦,从我们这个方向看过去,火炬的几条弧线恰似阿拉伯数字3。 又:盘古大厦三面有巨大的LED广告屏,在雾霾天播放艳丽美人头广告的照片传到国外,曾被老外们惊呼为银翼杀手电影里的末世场景再现,轰动一时……
2 min read
解释一下为啥两周多没有更新
生活碎碎念

解释一下为啥两周多没有更新

原因很简单,8月15日我们一家三口带着大包小包一堆东西去包子姥姥家,上了出租车说了目的地,司机却说计价器坏了让我们换车,于是我又打了一辆车,在忙乱换乘中把电脑包忘在第一辆出租车前座上,买了没多久的HP笔记本电脑和开发测试用的iPad就此落入宵小之辈手中。 电脑的丢失给我的生活带来空前的混乱,还好之前哪怕要翻墙也坚持使用了远在美帝的Google,Evernote和Dropbox等云服务,因此工作涉及的代码和文档基本没有损失。但是很多包子的照片就此丢失再也找不回来了,让我们心疼不已。再加上包子爷爷奶奶生病,包子也感冒咳嗽,因此两周多时间疲于奔命,无暇旁顾。 在试图找回失物的过程中,我尝试了交通台发布有偿寻求失物信息、报警、沿途调阅社区摄像头录像、交管局查交通摄像头影像、出租车公司调阅GPS路线信息、跑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分队、咨询市交通管理委员会出租车管理处等各种方式,最终仍然是一无所获。经过这一段时间集中接触北京出租车行业的方方面面,我更加深刻地意识到:在这个行业链串联起来的各方利益群体中,除了高高居于顶端的官G营权力资本勾结体之外,其他任何一个群体均处于受压制和痛苦之中:出租车司机
3 min read
向全市扒窃及反扒窃行业的朋友们问好、拜年!
生活碎碎念

向全市扒窃及反扒窃行业的朋友们问好、拜年!

说实话要不是昨天早上发生的一件小事,我还真想不起来给如题这几个特殊行业的朋友们拜年。事情很简单:在早上回百万庄的公共汽车上,我放在大衣兜里的手机,被临近春节还坚守岗位的小偷同学顺走了。有过类似经历的人多了去了,可惜,我是头一回,所以,有必要在这里记一下。 首先啊,向扒窃行业的弟兄们道声辛苦拜个年。这么危险的职业,没津贴没双薪没保险,临近过节也不歇着,真是敬业!抱歉手机设了密码,还得费道事去解个锁才好卖,给您们添麻烦了!手机用了好几年,早就不值钱了,不过存储卡里还有些有价值的东西,您老千万别低估了价值,轻易就出了手。一是短信,那些流传一时的黄段子、子虚乌有的谣言、虚情假意的客套话一概没有。能留在卡里的都是有情有趣有故事的,您就当解闷儿看看,没事的时候删改串连一下,说不定就能成功转职,进入小说或影视剧作家这个行业。不是说您现在这个职业不好啊,但起码作家是坐家里干活,工作环境肯定是好那么一点点了。第二是ebook目录下的文件,有几部英文小说,一套摄影教程,一部剑桥中国史,还有王朔的一些老作品,都是很经看的。删了绝对是损失,慢慢看吧,一定能给您扒窃之外的业余生活带来许多乐趣的。要是有所感触
4 min read
鸿门宴
生活碎碎念

鸿门宴

上周末和电话男小白何D君余工大毛小侯小毛李老爷等人搞了一次久违了的同学大聚会,聚会的最初起因是欢迎电话男从一年一度的广交会归来,丫又代表共和国跟南美那些跳着脚非买中国货不可的外商签了几百万美刀的合同,我们大家伙儿都替咱国家高兴啊,一定要吃一顿:)后来不知怎么回事,又冒出一个十几年没见面,一直在北美大陆窝着,已经变身为枫叶国公民的齐燕同学,那就更要聚一下了! 地点定在南城著名的满朋轩,快八点的时候,除了公务缠身的CFO和炮炮妈外,总算大部队是聚齐了。大家正在推杯换盏相洽甚欢之时,我身后的一桌人突然开始喧闹起来,一只耳听了只言片语,无非是一方敬酒,一方不肯喝的老套路,于是我把注意力重新汇聚到盘子里的羊蝎子上,唇齿舌筷子爪子共用,我就不信我吃不干净你! 突然身后一片惊呼,我感到后心一凉,随即又是玻璃破碎的炸响,心里知道坏了出事了。跳起来车转身一看,那桌男男女女都已经站了起来,离我较近的一个汉子正抓起桌上半满的啤酒瓶子,向对面另一个面红耳赤的男人扔去。我后背上的一片冰凉,就是刚才这厮扔第一个酒瓶时被殃及的。酒瓶没有打到人,又一次在墙上碰的粉碎,目标男摇摇晃晃做势要冲过来,却被身边的几个
6 min read
主体思想照耀下的银畔馆之夜
生活碎碎念

主体思想照耀下的银畔馆之夜

每次聚会挑饭馆儿,基本上都是我或小白的事。聚会一般有两种模式:一种是军团作战大拨儿轰,要的是交通方便口味普及气氛热烈,火锅啊羊蝎子啊金鼎轩这类大俗是最适合的了;另一种是少数精英特种行动,讲究的是味道环境的独特和相互配合。不管哪种模式,只要去的是一个新地方,总能让我特别兴奋,如果这个地方还有一些故事、传奇,那就更妙了。正是由于这两点原因,前天,由我拍板,大家去了传说中的银畔馆。 用“传说”这个词,是因为银畔馆绝不是一家普通的朝鲜餐馆。据说,它是由伟大的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驻华使馆开办的,从饭馆的地理位置上看,两者直线距离不足100米。饭馆的服务人员都是朝鲜人,是在金日成、金正日主席的主体思想*熏陶下成长起来,经过严格挑选的经贸系女大学生,她们有两个共同特点,一,非常漂亮!二,汉语很差!开办饭馆的目的,有这样几种说法:一,作为和中国人民保持友好交往的桥梁和纽带;二,作为快刀宰人的屠宰场,为朝鲜人民赚取宝贵的外汇;三,间谍机构! 聚会的起因,是为了和从美国回来探亲、许久未见的Hao Pan同学拉拉家常叙叙旧。故事开始有意思了啊,
7 min read
TAXI里尴尬多
生活碎碎念

TAXI里尴尬多

遇到尴尬事件,第一要保持优雅和从容不迫,麻爪儿、慌乱和畏缩都是不行的;第二要保持幽默和自嘲,笑容是无往不利的武器;第三要保持灵活的头脑,事情的解决总是有不止一种手段,不拘一格才能顺利脱身。下面是我在出租车里遇到的两次尴尬事件,还好最后都以喜剧落幕,今天就拿出来念叨一下。 N年前,我去拜会一位从未谋面的客户蒋小姐,因为事关一项工作的验收事宜,因此去之前在电话里着实“蒋小姐长,蒋小姐短”地套过一番近乎,不过人家可一直是不冷不热油盐不进,所以在出租车里心下就有些惴惴。没想到,车到地方一套兜,不由大惊失色,竟然没带钱包!坐在车里思前想后,觉得方圆十里地以内还真没有能马上带着人民的币驰援的好友,咬咬牙拿起手机给楼上的蒋小姐拨了过去,电话一通,我一改以前的一团客套,先一声语调情真意切的“姐姐!”叫过去,随后把窘境和盘托出。还真不错,蒋姐姐只困惑了短短几秒钟,就迅速的接受了身份的变化,拿着大钱包下楼来替我解了围。随后的验收事宜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蒋姐姐给予我的工作百般配合,项目顺利完成!这么看来,有时候授人以柄并不见得是坏事呢:) 没想到,类似的事件又一次发生了!星期一和小白大力在书店一直干
4 min read
TAXI三则
生活碎碎念

TAXI三则

记得有生以来第一次打车是大一和三个同学挤坐“面的”,从西单到西便门,10块钱,感觉真是贵,奢侈!当时我坐火车从厦门回北京,三千多公里的半价学生票才40多元钱,一路三天两夜,前半程保证有座位,后半程能否有座儿要凭运气、视爬火车窗户的身手敏捷程度而定。毕业以后,我的第一个工作单位可以全额报销工作时间的打车费用,从此养成了依赖TAXI的坏习惯。直到这两年,学会了勤俭持家,而且公司办公室选在了与我小窝脚程十分钟的地方,这才算逐渐摆脱了TAXI依赖症,出于纪念,今天就祭出TAXI往昔中的几件趣事: 1. TAXI里躺着 郭德纲有个相声说的是有钱以后怎么胡造,有一种造法就是弄几辆奥拓两边后门都拧下来,并排连起来开,这样就能在后座上横躺着了。这么损奥拓实在是不厚道,不过我还确实在出租车里放倒了躺着过。那天夜深从小白家观片结束回家,走在路边一抬手竟然是一辆夏利停在身边,真是难得,权当怀旧了。坐进副驾驶位置我说了目的地,司机一踩油门车往前一蹿,忽悠一下靠背往后翻我一下就躺下了,赶紧伸手拧座位的调节旋钮,可司机说您别费劲啦,早坏了。就这样,从城东到城西,第一次躺着坐出租,还差点过站
4 min read
过期乐凯
生活碎碎念

过期乐凯

话说去年中国摄影界有三件大事:一,小白从传统胶片转攻数码单反;二,我重新拿起了相机;三,前述两巨头偶遇,小白把她冰箱里的黑白胶卷郑重其事地薪火传递给我,交接仪式上我躲过她灼灼期许的目光,低头一看–胶卷都是过期的:) 过期归过期,用起来倒也不差,下面就是新洗出来的乐凯400黑白胶卷中的几张,虽然底片已经变色了,可是让冲印店师傅调调还是勉强能看的。 去汉石桥湿地的路上 绝尘而去的残摩 小白坐船头 坐船头的还有各路神仙和…北京烤鸭? 龙困浅滩 南银大厦附近某摩天楼和擦玻璃的蜘蛛人儿 我的新玩具:iPod Shuffle和海鸥4B双反相机,内装小白馈赠同样过期的尖儿货–伊尔福黑白120–敬请期待 炮炮哥在什刹海边 炮炮哥在什刹海边和李老爷划拳 附插曲一则:出了洗印店我在路边等公车,一皮夹克中年男子凑近我上下打量突然发问:“小伙子你会英语吧?”我后脖梗子上的毛儿一下子全警惕的竖了起来,心说这又是什么法制时空尚未收录的街头骗局?开场白倒是挺有创意。我没置可否回答:“怎么了?”皮夹克象找到了救星拿出一手机拨了个号就往我手
4 min read
秋高气爽后海边晒太阳轧马路
生活碎碎念

秋高气爽后海边晒太阳轧马路

十一大假的最后一天,天气不是一般的好,于是,我们–我李斌炮炮小白大力鹏鹏李老爷一起到后海边闲逛来着。我们先是在荷花市场的牌楼前聚齐儿,一起坐在石头椅子上闲扯了一会儿,周围都是下棋聊天的住在附近的大爷大妈还有大爷大妈带出来遛的猫猫狗狗,两条腿四条腿的都在一片蔼蔼阳光下舒服的四处走动。李斌刚带了炮炮去官园少年儿童活动中心玩,炮炮穿着卡通饼干小衣服戴着小浣熊帽子围着小围巾,打扮的可时髦了。想当初咱们去官园的时候恐怕都是白衬衫蓝裤子红领巾的标准young pionner uniform吧,时代真是进步了啊。 人全到后我们就走进荷花市场里沿着海边走,虽然是假日可是游客不是很多,走了没一百米中午没吃饭的几位同学就不行了,于是坐在海边帅府园餐厅的露天座位上张罗着吃点什么。一栏之隔就是一池碧水和荡舟海上的游客们,李老爷喝了十五块钱一瓶的大啤酒,小白他们吃了面条和韭菜盒子,我和李斌琢磨着鹏鹏给我们出的智力题,炮炮一会反对李老爷抽烟一会又上赶着给李老爷倒酒比谁都忙,小风儿吹着杨柳飘着大家都十分受用。 吃完了我们本来打算继续无目的闲逛,可是小白起身擦嘴离桌5米远后说了一句话“行,可以开始
6 min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