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圈

A collection of 33 posts
大和抚子现形记
生活碎碎念

大和抚子现形记

网上闲逛看到一张趣图,是某个日本妹子发的推,文字大意是在羽田机场过安检,工作人员提示需要把随身物品拿出来,当她从兜里掏出三个森贝儿宝宝放到托盘里时,大家都笑了:) 看到这里,包爸不由自主想象出一个娇小可爱的日本女子形象,顾盼浅笑,栩栩如题图中的十元小姐姐(石原里美)。应该是看多了日剧和动漫中各种大和抚子(温柔体贴适合做妻子的传统日本女性形象)后的条件反射吧。 随后包爸把这个图发到群里,何D君接话说森贝儿在日本现在特别火,除了小娃娃还有小房子小家具。小白则连续发图诠释,速度极快不像是现找的,八成都是从淘宝购物车中转发的。 然而,在看过小白所发的那一窝窝家家森贝儿小动物其乐融融、幸福美满的照片后,包爸颈后生寒,刚刚还在脑中巧笑嫣然的妹子已褪下迷人的画皮,露出那张在逃人贩子的丑恶嘴脸。再回看最初的图片,那三个被拐孩子的脸上,空洞眼神里流露出的难道不是恐惧和迷茫么?这哪里是大和抚子,分明是 11区梅姨
2 min read
真武庙邻里今昔
生活碎碎念

真武庙邻里今昔

今 上个月包爸带着包子到月坛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给小家伙做牙齿窝沟封闭,时间正是中午,包子已在学校吃过饭,但爸爸还没有。于是下了公交车后,打算先找个地方把饭吃了再去。这一片地方叫真武庙,包爸的发小白猴君以前就住在这里,那时经常到这里找他玩,记得有条小街很热闹,有不少饭馆,于是带着包子往那个方向溜达着。 典型的五十年代苏式住宅楼 正走着,包子看见路边一栋楼挂着个“单身宿舍”的牌子,估计是想到了单身狗,少见多怪地笑起来,爸爸于是给他讲了一下几十年前,大部分人都在国家单位工作的那个时代,没有商品房,需要单位自建宿舍提供给员工居住的历史往事。 通向楼群间小花园的拱门 终于走到印象中的那条商店街,没想到眼前的街景却是一片萧杀,原来鳞次栉比的饭馆、商店都没了踪影,临街房屋都恢复成整齐划一的民居形态,菜市场虽然还在,但想踏踏实实坐下点菜吃饭的计划却绝无可能了。 开墙打洞治理颇见成效,柴米油盐烟火涤荡不再 无奈之下,只好带着包子到卫生服务中心里坐下,掏手机叫了个瑞幸咖啡的外卖,点了咖啡羊角面包和蔬菜卷这类不需要餐具、也没有异味的食物,在候诊区草草吃了。包子照例瓜分了爸爸一部分食
13 min read
名古屋纪行
生活碎碎念

名古屋纪行

因为包爸的发小白猴君住在名古屋,所以每次到日本游玩,我们都会到这里呆几天。名古屋属于关西,有很好的港口,还有丰田等大企业坐镇,是日本制造业的中心,经济地位可对标中国的深圳或苏州。虽然地位重要,但人口比东京少很多(推计人口:东京都863万,名古屋223万)。另外二战时曾被美军轰炸机重点关照,停战时基本一片焦土,城市规划历史负担少。整体感觉比东京更宽阔、规整。 大须市场 大须市场是名古屋市中心一片有400多年历史的商店街区,因为交通方便,我们几次来名古屋,都是住在这附近的酒店。市场里不但有餐饮和各种娱乐设施,还有无数隐藏在犄角旮旯里的小店,卖复古游戏、唱片、玩具、电器等各种包爸包妈喜欢的小东西。在这里随意闲逛,常有迷宫探宝的感觉。 到酒店后放下行李,在附近一家咖啡厅享受下午茶。 吃完点心出来,发现旁边是一家超迷你的神社,以前从旁边走过几次都没有发现,有点神隐的感觉。 第一次见到这么小的鸟居。 这小狐狸按日本规矩该叫稻荷神,不知道上仙每天看着热闹的街市有何感想? 市场仁王街入口处建筑物上的彩绘,还挺有气势。 高岛屋、热田神宫和白鸟庭园 第二天我们先去了
11 min read
忆往昔,火车岁月愁
生活碎碎念

忆往昔,火车岁月愁

晚上梦到又要收拾行李去外地上大学,立刻被吓醒了:(第二天早上在微信挚友群里心有余悸地说了一下,立刻引来白猴君的嘲笑:“看来去厦门是把你吓坏了吧”,我说也不是害怕,就是麻烦死了。白猴君不明白麻烦是什么意思,我解释:“坐火车至少60小时啊,后半程还不一定有座位……”,那边立刻惊了:“我靠!飞机呢?”我心说您老先生这可有点何不食肉糜了啊。随即想到,白猴君93年就出国了,对上世纪九十年代国内铁路情况不了解那是毫不稀奇啊。要是和自己的同龄人都能有这么大的认知落差,那对包子来说,爸爸的这段经历更是如天方夜谭一般了。也好,今天就给娃忆忆苦吧。 包爸是1992年到1996年间在厦门上的大学,那时候一张到厦门的飞机票钱大概要普通人大半年的工资,所以我们大部分北京孩子都是坐火车往返的。从北京到厦门还好说,可以买卧铺两天两夜到福州,然后再坐大巴,顺利的话7,8个小时就到了。回北京则是大问题,一是学校买的学生票只有坐票;二是厦门到北京没有直达车,只能先到上海或南京中转换乘。这样就只能保证前半程有座位,后面就要看运气了。时代背景交代完毕,爸爸的故(shuo)事(jiao)就要开始了: 火车站之战 9
11 min read
2018

从铁鸟场安检到抗金名将之死

这周开始,包爸带着包子去日本玩,旅行的起点照例是首都铁鸟场,所以今天的闲篇儿就从周围朋友在铁鸟场安检时遇到的趣事开场。 白猴有一阵儿酷爱喝王老吉,天天喝还没够,回日本时往大包里塞了一整箱。结果刚托运完就被安检员叫进小黑屋,指着屏幕图像质问:“你自己说,像不像一串手雷?” 小白自从添了娃娃这个爱好,每次旅行都要依民主程序从众佳丽中挑一位带着去外拍。有次出差到西南边陲某缉毒前线城市,赶上位安检员估计刚看完勇闯夺命岛,对电影里东欧倒爷尼古拉斯凯奇饰演的FBI专家在检查恐怖分子邮寄的包裹时,遇到个内藏化学武器的娃娃片段印象犹深。这次真见到一位行李箱里有娃娃的成年人,琢磨着可以过回反恐精英的瘾了。把她请到屋里一通盘问,跟娃娃有关没关的都问了个遍,最后还在改娃工具中挑了把螺丝刀给没收了,才放她携娃乘机。 还是白猴、小白和娃娃,前两天在微信里又演了一场活剧。起因是小白新花重金,找人魔改了一个娃娃,扮相是杀死比尔里乌玛瑟曼一身黄衣,持武士刀,行百人斩的经典形象。 小白在群里美滋滋刚贴上娃照,白猴君立刻发现问题:“这个娃鞋穿反了!”,连续说了几次后,见小白没什么反应,就费
3 min read
2017

摸金校尉们

某个周末的大早上,在微信厦大京籍侃爷们的群里…… 出场人物: * yk:身在Washington D.C.心在四九城的地下党 * e老:正经人类学科班的考古专家 * 黑森伯格:电商CXO * 黄爷:腰围和实力一样雄厚,家里趁挖掘机 * G博:生物学博士 * 张律:平趟金融街的大律 * 我:挨踢精英 聊天过程: yk:链接:2017香港秋季拍卖会重器全览 yk:@e老 汝窑民间也有收藏?不是全世界博物馆加起来也没几件么? e老:汝窑的东西肯定不像传说的那么少,这也是个认识问题。 e老:链接:以局限的馆藏品标准鉴定文物是中国文物的一大灾难 yk:我知道一个哥们儿,他家大地主,祖上当过官,就埋了不少东西。日本人来的时候带着金银细软跑路了,成套官窑都埋了。知道在哪儿,不能挖,我都替他着急 e老:告诉没退休的红卫兵 黑森伯格:又不是坟,有什么不能挖的
2 min read
周末窜访东京[照片]
以兴趣为工作

周末窜访东京[照片]

上周末短暂拜访了东京,何D君全程接送,十分辛苦 白猴特意从名古屋赶来,一起把酒言欢 吃完饭上街溜达,碰到一串类似马里奥赛车游戏里的卡丁车队,司机也都是cosplay的,看到我掏出相机就很配合地high起来了,可惜光线太暗,没照清楚 城市里有片水是挺好的事 坐电车去要拜访的公司,一出车站,我有点发愣,感觉眼前的景象似曾相识啊。突然想起这不是新海诚的电影“你的名字”里出现过的场景么,赶紧拍照 电影里是这样的 往前没走十米,又认出一个地方 电影里把实景的那个塔去掉了,塔是慰灵塔,装骨灰盒的 从另一个车站钻出来,被眼前层峦叠嶂的高架路震撼了一下 这个是东京证券交易所的大楼,周围也全是金融证券公司,不过这一大片地方周末街上几乎没人,跟北京的金融街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临走前到秋叶原买买买,中午在磯丸水産吃饭,这一大碗海鲜饭才880日元(55人民钱) 这次选的airbnb房间非常小,房间里摆的这个悟空看到满月后变成的巨猿雕像代表了我憋屈的心理 再次感谢何D君的盛情款待!
3 min read
2014

回厦门集体过40岁生日[照片]

春节时跟厦大北京的哥们儿商量好集体回厦门过40岁生日,终于成行了。 包子第一次坐飞机:) 酒店旁边海滩到处是一对对儿拍婚纱的 芙四还是老样子,不过安了门禁,没法自由出入了 Lily阿姨带包子去了情人谷 去了曾厝垵一带体验新厦门 到晚上和哥们儿一起过生日喝酒,在酒吧给兔子发了这张照片说我们听歌呢,兔子回:“这姑娘没穿衣服么?”好吧,我承认我拍照角度有问题……
2 min read
2006

忙到不行,上看家笑话

从25日圣诞节开始,何D君就回日本和尚子过新年去了。我把所有工作文档和软件装进一个移动硬盘里,带着我的保暖TNF羽绒背心(四惠东站商店街的暖气几近于无,不做好防寒抗冻准备是会死人的)正式进驻书店,开始全面军管。临近年关,百事烦杂,真是忙的不行,恨不得举手投降,实在没时间写新blog了,只好上一个亲身经历的压箱底儿的看家笑话,请大家见谅啊:) 那是差不多六七年前的事了,某个节日夜晚,我们几个同学约在SOGO商场里见面,玩了会儿游戏,购了购物,到了晚饭的点儿,我们走出商场,打算去一个附近的馆子吃饭。当时我们一共七个人:五男二女,唯一一辆车是电话男开着的他们单位的普桑,认识路的也只有他。想打车又怕黑咕隆咚跟丢了,于是决定“挤挤算了”。普桑虽然空间不小,可要容下七口人还是要精打细算的。电话男是司机,另一位块头大的男同学坐到了副驾驶位置上。剩下我和另两对情侣只能挤后座了,我在中间,两边各一对儿,都是女同学坐在男同学的腿上,就这么还真挤进去了。车门一关小灯一灭,车发动起来开路了。这时我就感觉右边的女孩开始伸手摸我的膝盖,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摸,摸的我浑身起鸡皮疙瘩。想说点什么又无从下嘴,摸我
3 min read
2006

鸿门宴

上周末和电话男小白何D君余工大毛小侯小毛李老爷等人搞了一次久违了的同学大聚会,聚会的最初起因是欢迎电话男从一年一度的广交会归来,丫又代表共和国跟南美那些跳着脚非买中国货不可的外商签了几百万美刀的合同,我们大家伙儿都替咱国家高兴啊,一定要吃一顿:)后来不知怎么回事,又冒出一个十几年没见面,一直在北美大陆窝着,已经变身为枫叶国公民的齐燕同学,那就更要聚一下了! 地点定在南城著名的满朋轩,快八点的时候,除了公务缠身的CFO和炮炮妈外,总算大部队是聚齐了。大家正在推杯换盏相洽甚欢之时,我身后的一桌人突然开始喧闹起来,一只耳听了只言片语,无非是一方敬酒,一方不肯喝的老套路,于是我把注意力重新汇聚到盘子里的羊蝎子上,唇齿舌筷子爪子共用,我就不信我吃不干净你! 突然身后一片惊呼,我感到后心一凉,随即又是玻璃破碎的炸响,心里知道坏了出事了。跳起来车转身一看,那桌男男女女都已经站了起来,离我较近的一个汉子正抓起桌上半满的啤酒瓶子,向对面另一个面红耳赤的男人扔去。我后背上的一片冰凉,就是刚才这厮扔第一个酒瓶时被殃及的。酒瓶没有打到人,又一次在墙上碰的粉碎,目标男摇摇晃晃做势要冲过来,却被身边的几个
5 min read
2006

主体思想照耀下的银畔馆之夜

每次聚会挑饭馆儿,基本上都是我或小白的事。聚会一般有两种模式:一种是军团作战大拨儿轰,要的是交通方便口味普及气氛热烈,火锅啊羊蝎子啊金鼎轩这类大俗是最适合的了;另一种是少数精英特种行动,讲究的是味道环境的独特和相互配合。不管哪种模式,只要去的是一个新地方,总能让我特别兴奋,如果这个地方还有一些故事、传奇,那就更妙了。正是由于这两点原因,前天,由我拍板,大家去了传说中的银畔馆。 用“传说”这个词,是因为银畔馆绝不是一家普通的朝鲜餐馆。据说,它是由伟大的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驻华使馆开办的,从饭馆的地理位置上看,两者直线距离不足100米。饭馆的服务人员都是朝鲜人,是在金日成、金正日主席的主体思想*熏陶下成长起来,经过严格挑选的经贸系女大学生,她们有两个共同特点,一,非常漂亮!二,汉语很差!开办饭馆的目的,有这样几种说法:一,作为和中国人民保持友好交往的桥梁和纽带;二,作为快刀宰人的屠宰场,为朝鲜人民赚取宝贵的外汇;三,间谍机构! 聚会的起因,是为了和从美国回来探亲、许久未见的Hao Pan同学拉拉家常叙叙旧。故事开始有意思了啊,
6 min read
2006

It's Tea Time!

高中时,我白猴余工小白大力大毛何D君等人曾经自立过一个“茶族”,以能够成天坐在一起discussing weather over tea为最高民族理想。高考前,我们曾去民政部托过熟人儿,想让他们出个公文,把我们的少数民族待遇给正式批下来。不过显然咱们的人民政府觉得五十六个民族已经够多够烂(灿烂的烂啊)的了,没理我们的真诚诉求。后来时光荏苒物是人非各奔西东,这茶族的理想就这么搁下了,一晃就是十几年。 周末连着两天,因为何D君回日本探亲休假,我们都到书店干活,着实忙了个四脚朝天。虽然有点累,可是回家洗白白后放松了身心,清夜梦回,忽然觉得昔日茶族的感觉正在回归,It’s Tea Time! 想当初我们都是热血傻B青年啊,什么也不懂(特别是电话男,那时他还是small potato呢土的掉渣儿),现在不管怎么说,我们也算是年轻专业人士,在各自的行业圈子里拿的起放的下。当我们为了共同的理想,走在一起的时候,颇能各显神通,琴瑟合鸣。昨天中午,我从服务器调试工作中回头,发现办公室中一片井然有序的忙碌:小白和大苹正在一张复杂的图表前写写画画确定员工排班制度和人事管理、余工在另一台计算机前戴着i
4 min read
2006

大英博物馆珍品展乱谭

星期六我、何D君、小白、大力去首博看了心仪已久的大英博物馆珍品展,感觉眼花缭乱怪力乱神–眼花缭乱的是展品、怪力乱神的是观众,我一定要乱中添乱,再乱谭一下! 眼花缭乱:葬瓮(古埃及展区) 制作木乃伊时要把肝、肺、胃、肠取出来,进行处理后分别放进四个内脏瓮中,瓮塞上的人、狒狒、猎鹰和豺的头像象征保护四种内脏的神灵。图片看上去脏兮兮的,可是实物非常光洁亮丽,好看极了!拿回家洗洗干净,搁厨房里装大米、白面、杂粮什么的非常合适:) 眼花缭乱+怪力乱神:木乃伊人形棺盖板(古埃及展区) 这块埃及棺材板非常漂亮,颜色鲜艳、形象传神、估计还很实用–你看胸前交叉的一双手,可敬的殡葬工人们拎起来一定很顺手:)除此之外,这个展品有着非常邪乎的传说:据说它被神秘地诅咒了,百年以来,盖板的发现者、买卖者、收藏者都意外横死或遭遇其他不幸,甚至还有传言将它与“泰坦尼克”的沉没联系起来。当然,这些都是扯淡,有关的证伪文章可以点击这里察看。
7 min read
2006

完美雨中周末

星期五傍晚,北京开始下雨,在雨中,我们度过了一个完美的周末,此“完美”定义如下: 1. 努力工作 与何D君一起到中关村采购书店用的计算机、条码扫描仪、小票打印机、自动钱箱……加上意外赠品音箱,满满当当装了一后备箱。与此同时,小白在离我们近在咫尺的某校园参加厂商活动,埋头用笔记本电脑奋笔疾书,辛勤工作。随后我们接上小白,赶回书店,把买回来的设备初步接好,效率很高,成果累累! 2. 适当休息 在书店安装设备的间歇,我们从邻家小店买回来热气腾腾的麻辣烫,吃了个盘干碗净,唉声叹气,心满意足,权当垫了个底儿吧。还上MSN调戏了一会儿白猴和电话男:让白猴给我们当面演示一下福建黑社会老大送他的角子机怎么玩,等他撅着屁股费劲巴啦把机器搬到摄像头前面,我们早就敲了一句话在屏幕上:“你自己玩吧,我们早就走了…”然后和小白背靠背用两台电脑分别上线,频繁变换身份戏弄电话男,搞得他莫名其妙不知道到底在和谁说话,只好搬出“舅爷爷”那老一套法宝:“不管你们是谁,反正我是舅爷爷!” 3. 探讨生死 书店的事忙完,我们和电话男约好到和平门三千里烤肉碰头吃饭
4 min read
2006

科技是把小攮子

先解释一下题目:“小攮子”就是那种顺手儿、贴身儿的小匕首,在北京如今所谓“首善”之地,这类东西一般只限于贫嘴口贩子们嘴上提提,基本上鲜见实物了。但用它来比喻一些看上去不起眼儿,真用起来要人命的事物,还是很贴切滴。而“科技”,特别是IT技术,近几年日益成为人与人之间交流最为依赖的手段,思想和言语被冰冷冷地数字化后廉价和精确的复制传播,再不容许感观的模糊和记忆的暧昧来折冲缓和,因此很多时候,一不留神,就从方便的利器转变成血光迸现直插要害的小攮子了。我知道朋友中有人因为在自己的Blog里说了几句针对客户的不中听的话,被自己同事陷害泄漏出去,差点丢了工作的。我自己也有一些很失败的情感沟通,都被MSN聊天记录言之凿凿地存在电脑里,光想想就觉得血泪斑斑不堪回首,杯弓蛇影到视那个备份文件夹如禁区,鼠标和眼光都不敢往那附近靠:( 至于这个活灵活现比喻的来历,是前几天的事:我到小白大力家玩,大家坐在一起有一搭无一搭的闲聊,大力在电脑前用Gmail给某人发信(我和大力是Gmail的狂热爱好者,每天用,还时不时用Gmail talk聊天,用Calendar安排活动日程什么的,貌似高级用户。而小白对这种新
4 min read
2006

夜黑 风高 车快 人怂

我对驾驶毫无兴趣(哪怕是坐在计算机或游戏机屏幕前),不过,除了大学四年在厦门虚掷光阴外,一直生活在北京,因此对坐车还是满在行的。我知道大公共车头牌子的数字要大于700才可以安心的上车,不然会被压扁、踩倒、口袋翻空;我还知道小公共都是火的战车,暴走、急停、加随意弹射乘客;我最知道私车车如其主,所以大强子家的马6要比大毛家的捷达安全可靠,更能快捷到达。 可是,就是这样,那天我们还是误上了一辆黑车! 事情起因是何D君约各位股东到书店碰头,事先用花言巧语骗取了大力的信任,没让大力开车而是坐着他新租来的捷达到了书店装修现场。等我和小白下了班赶到,视察完毕打算出门奔饭辙的时候,我们已经别无选择,只能一起坐变态人开的变态车了! 夜色下,我们心头鹿跳各怀鬼胎挤进捷达,没开出几百米,车里的四个怂人已经全部系上安全带蜷缩在自己的角落里了,连上车时在后座上滚来滚去没招谁没惹谁的一瓶玻璃瓶矿泉水都被塞入前座背袋妥帖保护起来。倒不是这瓶水金贵,实在是怕万一有个意外,硬物横飞误伤无辜群众啊! 我们紧张,何D君更紧张,他把座椅调的都快胸贴方向盘了,身子笔直目不斜视,脑瓜上日见稀疏的寸头因为根根警惕的
2 min read
2006

《宫崎骏杂想录》中文化第一期发布!

十分抱歉,最近何D君和我都百务缠身,让大家久等了。今天总算可以发布第一期“龙之甲铁”和“九州上空的重型轰炸机”两话了,请大家多提意见! 为了尽量保留原作的风韵,图片比较大,有点对不起用小猫的同学。译文是做在HTML里,大家只要把鼠标箭头放在原文文字上就能看到了。 请务必多提意见,这也是我们继续努力的动力!好了,不多说了,请点击浏览!
1 min read
2006

过期乐凯

话说去年中国摄影界有三件大事:一,小白从传统胶片转攻数码单反;二,我重新拿起了相机;三,前述两巨头偶遇,小白把她冰箱里的黑白胶卷郑重其事地薪火传递给我,交接仪式上我躲过她灼灼期许的目光,低头一看–胶卷都是过期的:) 过期归过期,用起来倒也不差,下面就是新洗出来的乐凯400黑白胶卷中的几张,虽然底片已经变色了,可是让冲印店师傅调调还是勉强能看的。 去汉石桥湿地的路上 绝尘而去的残摩 小白坐船头 坐船头的还有各路神仙和…北京烤鸭? 龙困浅滩 南银大厦附近某摩天楼和擦玻璃的蜘蛛人儿 我的新玩具:iPod Shuffle和海鸥4B双反相机,内装小白馈赠同样过期的尖儿货–伊尔福黑白120–敬请期待 炮炮哥在什刹海边 炮炮哥在什刹海边和李老爷划拳 附插曲一则:出了洗印店我在路边等公车,一皮夹克中年男子凑近我上下打量突然发问:“小伙子你会英语吧?”我后脖梗子上的毛儿一下子全警惕的竖了起来,心说这又是什么法制时空尚未收录的街头骗局?开场白倒是挺有创意。我没置可否回答:“怎么了?”皮夹克象找到了救星拿出一手机拨了个号就往我手
4 min read
2006

深夜来客汪汪汪

1月24日 晚上余工何D君小白来我家商量一些乌七码八的正事,到八点多大力下班也赶过来了。听到门铃响我下去给他开门,从楼道窗户看见大力站在外面街上,脚边却有一只孤独的小狗,他俩大眼瞪小眼形同雕塑,我几乎都能看见大力头上不断冒出的问号了,这时周围一片漆黑只有他们头上有一盏路灯辉掩,情景还真颇具舞台效果。 开了楼门走到街上我一下认出了那条狗,中午我回家吃饭的时候就看见它在这一带逡巡,仔细看看,它身上干干净净对人十分亲近,我们一致认定这是一条走失或被人遗弃的家养小狗。余工临走前说天气这么冷如果不管它恐怕一个晚上就冻死了,这番话的结果就是我这个从小到大没养过任何哺乳动物的灵长类IT精英抱着这只串种牛头犬回家了。 受最近我们喜欢上的电视剧“武林外传”的影响,我们决定按七侠镇捕头燕小六的巡街犬名字命名小狗为123(要用天津口音来念)。家里没什么可喂的,给它掰了些饼干它连闻都不闻,从冰箱里我翻出一些红烧鸡腿儿,何D君说要撕碎了才能喂,说完就亲力亲为用嘴干起了这项工作。一直等着人凑齐了才去吃晚饭的我们一眼看穿了他的小伎俩,几个人一起死死盯住何D君,终于强迫他吐出了到嘴的鸡肉给123,表情
8 min read
2006

致命快递

今天,在MSN上– 我:啥事? 小白:MSN的GIF图是存在哪个目录下的? 我:稍等,我给你查一下 小白:好好好 小白:麻利儿的啊 我:这是求领导办事的态度么? 小白:麻烦您抽空给我找找,辛苦您了,真不好意思 小白:给您添麻烦了 小白:实在过意不去 小白:刚才手的神经出毛病了,打错了字了 小白:还得请您原谅 小白:我回去就把手给废了 小白:太不象话了 小白:怎么打字儿的啊 我:叫快递给我把手送过来验货 小白:一定一定 小白: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我:叫个往返的快递啊,我留着那手也没什么用
1 min read
2005

两节将至前的预告

眼看“两节”将至,运输旅游公安各部门已进入抓狂状态,我们就不打算再出门给他们添乱了,目前的计划是老老实实呆家里做些小有意义的娱乐性工作–我和何D君将合作翻译宫崎骏宫老爷子的短篇漫画集,敬请期待! 何D君旅日多年,酷爱读书,他在北京和东京的寓所我都窥视过,目之所及到处是横七竖八一摞摞的藏书,情景之不堪基本上可以秒杀任何书架制造商和清洁小时工,此外他还喜爱做菜登山远足合气道和摩托车,是典型的能文能武全才。 我是宫老爷子的大fans,对电影、科幻和历史有特殊的偏爱,收集分析资料和码字儿正是在下之所长。 这次翻译的对象是《宫崎骏杂想录》中的短篇漫画,打算先从和中国有关的“九州上空的重轰炸机”和“龙之甲铁”入手。翻译后的作品我会发到这里供大家观看、下载,请多多捧场!
1 min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