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快递

今天,在MSN上– 我:啥事? 小白:MSN的GIF图是存在哪个目录下的? 我:稍等,我给你查一下 小白:好好好 小白:麻利儿的啊 我:这是求领导办事的态度么? 小白:麻烦您抽空给我找找,辛苦您了,真不好意思 小白:给您添麻烦了 小白:实在过意不去 小白:刚才手的神经出毛病了,打错了字了 »

两节将至前的预告

眼看“两节”将至,运输旅游公安各部门已进入抓狂状态,我们就不打算再出门给他们添乱了,目前的计划是老老实实呆家里做些小有意义的娱乐性工作–我和何D君将合作翻译宫崎骏宫老爷子的短篇漫画集,敬请期待! 何D君旅日多年,酷爱读书,他在北京和东京的寓所我都窥视过,目之所及到处是横七竖八一摞摞的藏书,情景之不堪基本上可以秒杀任何书架制造商和清洁小时工,此外他还喜爱做菜登山远足合气道和摩托车,是典型的能文能武全才。 我是宫老爷子的大fans,对电影、科幻和历史有特殊的偏爱,收集分析资料和码字儿正是在下之所长。 这次翻译的对象是《宫崎骏杂想录》中的短篇漫画,打算先从和中国有关的“九州上空的重轰炸机”和“龙之甲铁” »

晚上吃饺子,中午先贫会儿

星期一何岱君未与我商量就在网站上悍然宣布星期三要在我家开饺子宴,大虾馅儿的。临到月底我们又要向移动申请新业务,忙的我头不点地,只好默认了这个既成事实。转眼宴会的日子口儿就到了,午饭前我得了点空儿和小白在MSN上就这个议题贫了一会儿… 我: 今天是为什么啊,圣诞夜前戏?还是庆祝何岱打工功德圆满? 小白: 哪儿那么多说头啊就吃呗 我: 不行,精英们的宴会一定要有名头的 小白: 恩 恩恩 恩恩恩 就命名为T89精英宴会一 我: 以后每次宴会让大毛弄根棍子站门口,一有客人来了就捶地宣布什么什么殿下驾到 小白: 不成降低宴会整体档次 »

革命无情,短信有

正在全世界人民奋起抵抗禽流感的当口儿,我病倒了。连着三天在家发烧玩儿,烧的我百爪儿挠心坐卧不安。干不了别的翻出来两本《我的回忆》当药看,作者是张国焘–五四运动的学生领袖、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曾任中共中央的高级领导,后来逃亡叛党客死加拿大。作为“稀见史料”,这本书很有看头,看这个政治斗争的失败者怎样从他的角度陈述、辩解和评论,与正史辉映对照,别有启发和趣味。不过作为病榻读物,显然是我选择错误,书中的革命历史充满了阴郁残酷的党内斗争和复杂肮脏的政治手段,让人越看越丧气,心情低落。就在我身心具疲无力自拔的时候,手机铃音轻响, »

抓狂上帝

我的朋友圈儿比较小,能沉淀下来的大部分是认识十年以上的恰同学少年们,大家都是老百姓孩子出身,奋斗到现在就算在自己单位里有了点地位可是见到客户还是要巴解的。都说客户就是上帝,我们做信徒的也尽量诚惶诚恐着、上香、供猪头、静聆圣音。可是这个神圣的契约经常只是单方面成立,有些上帝一点也不考虑自己的崇高地位,抓起狂来着实让教徒们啼笑皆非甚或森然发指,我从朋友中收集了一些这样的神迹圣谕,大家可以私底下先娱乐一下,把笑面肌彻底松弛了再去教堂礼拜,免得当面不敬。 神迹一 行业:移动增值;信徒:我我自己;上帝:用手机玩游戏的玩家;事件背景:我们制作了一款短信聊天游戏,清清楚楚写明了是和机器人聊天, »

秋高气爽后海边晒太阳轧马路

十一大假的最后一天,天气不是一般的好,于是,我们–我李斌炮炮小白大力鹏鹏李老爷一起到后海边闲逛来着。我们先是在荷花市场的牌楼前聚齐儿,一起坐在石头椅子上闲扯了一会儿,周围都是下棋聊天的住在附近的大爷大妈还有大爷大妈带出来遛的猫猫狗狗,两条腿四条腿的都在一片蔼蔼阳光下舒服的四处走动。李斌刚带了炮炮去官园少年儿童活动中心玩,炮炮穿着卡通饼干小衣服戴着小浣熊帽子围着小围巾,打扮的可时髦了。想当初咱们去官园的时候恐怕都是白衬衫蓝裤子红领巾的标准young pionner uniform吧,时代真是进步了啊。 人全到后我们就走进荷花市场里沿着海边走,虽然是假日可是游客不是很多,走了没一百米中午没吃饭的几位同学就不行了,于是坐在海边帅府园餐厅的露天座位上张罗着吃点什么。一栏之隔就是一池碧水和荡舟海上的游客们,李老爷喝了十五块钱一瓶的大啤酒,小白他们吃了面条和韭菜盒子,我和李斌琢磨着鹏鹏给我们出的智力题,炮炮一会反对李老爷抽烟一会又上赶着给李老爷倒酒比谁都忙,小风儿吹着杨柳飘着大家都十分受用。 »

被点名,交作业:别来“五”样

周六先陪康康爸去考察家庭影院,一没留神居然转了七个小时;晚饭和小白大力金岩原瑛小段夫妇一起麻辣诱惑,出于在未来两天内降低自己对抽水马桶依赖度的目的没敢多吃;饭局结束回家与何D余工大苹小白大力一起头脑风暴,讨论何岱的书店计划到凌晨1点;这个周末已然如此充实了,没想到居然还被小白点了名要求交作业,还好早已脱离了学生时代,否则不得急死:)! 所谓“五样”,就是: 5本最近看过的书 《The Art of Star Wars:Episode III Revenge of the Sith》:Lucas »

大木仓小学80级一班同学聚会召集!

标题写出来自己吓了一跳,原来大家碰在一起是25年前的事了,如果是在电影里表现的话,通常都是银幕一暗,随着字幕“25 Years Later”的出现,镜头转到已变成英俊小伙/漂亮姑娘/花甲老人/变态杀手的主人公大脸上,故事开场了… 时间:2005年8月27日(看大家的时间安排,可以改期)上午11点 地点1:北京市西城区大木仓小学 地点2:西单西西友谊商城(现在好像不叫这个名字了,就是西单赛特北边那个大楼)7层金太莱烤肉 »

《基地》读后,感悟公交车杂人

大家可能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在拥挤的公共场所,你身边两个熟识的人开始闲谈,迫于距离,你不想听也顺耳根子溜进来几句。这种牛不喝水强按头的倾听往往十分乏味,感觉都是一些杂人在胡说八道一些完全不着调的东西,比如下面的真实场景再现: 某天,下班时间,820路公交车上上来两位拎着大包小包的男女青年,两人看面相都还算嫩估摸二十郎当岁,看衣着普普通通也就是上班一族。女青年在最后一排找了个座位坐下,划拉划拉把包都放到自己身边,男青年站在她前面,车开的晃晃悠悠两只手都吊在扶手上了还是站不太稳。这两位稍做喘息头上的汗还没落一嘴京片子就开砍–男:“你今儿早饭吃了么?”女:“吃了啊,单位门口买的煎饼。”男:“那记小帐本里了么?”女: »

青岛2005

今年的海边游去了青岛: 故事总是在夏天开始…(尼康D70+适马24-70) 大力和小白(尼康D70+适马24-70) 小白和康康1(尼康D70+适马24-70) 小白和康康2(尼康D70+适马24-70) 小白和康康3(尼康D70+适马24-70) 小白下海(尼康D70+适马24-70) 小白和康康爸(尼康D70+适马24-70) 登基?登鸡?(尼康D70+适马24-7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