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句演化

每天下午包爸会在胡同里等包子放学,然后一起去练跳绳。某天爸爸刚和包子接上头,旁边正打扫的清洁工大叔凑过来问:“这是你家娃?”包爸说是啊,大叔点头称赞说:“好啊,你家孩子能说会道!”爸爸客气了一下心里觉得有点奇怪,之后问包子:“你和刚才那位大叔聊过?”,包子说就是打过招呼没特意说过话,那估计就是包子放学点儿和他的工作时间正好重合,日复一日听着话密又大嗓门的包子叫嚣半胡同的结果。

包子在外话多这点完全不像爸爸妈妈,包爸是典型社恐、包妈则轻度脸盲,俩人在非熟人社交场合一般都是闷葫芦。能突破遗传要感谢包子幼儿园前的保姆,这位东北籍阿姨性格开朗、沟通能力超强且身体强健,每天带着包子在家附近溜达,跟各色人等聊天,给小家伙点开了个语言技能点。

回顾了一下自己记录的包子金句,从2011年11月起的第一条开始,陆续也记了40多篇,今天看能不能给小家伙捋出一个技能树脉络来。

刚开始说话那会儿,基本就是日益增长的表达需求,和肚子里那点可怜词汇量之间矛盾碰撞出的抖包袱效应。典型事例:上学前我们一家三口在包子爷爷奶奶家同一个楼里租房住,奶奶很辛苦,每天午饭要做四个人的,晚饭要做五个人的。有次包子在爷爷奶奶家吃完晚饭为了点小事哭闹,被包妈夹在胳膊底下带回家收拾。奶奶第二天问他后来什么情况,小家伙描述:“我的下场还不错,承认错误后给我吃了棒棒糖,还看了会儿电视……”

到幼儿园时期,就主要是童言无忌系列了,比如是爱白头到老这种,都是独特视角和出人意外表达相结合产生的杰作。

上学后,词汇量跟着阅读量一起增长,脑子里条框还不多,终于开始有了一些既能准确表意、又有独特形态的真正金句,像包子说的“土豆乃植物之灵长!”这句,就言简意赅朗朗上口地表达出小吃货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爸爸十分欣赏。

最近这一年多来,包子的语言开始明显受到流行语(游戏、外来语、网络语言……)的影响,“啊,这……”成口头禅、来不来就“用xxx它不香么?”……包爸对各种流行语倒没什么成见,除了像diǎo丝、剩女这类刻薄不雅的词汇不碰外,自己也会积极学习和使用,只要包子使用时注意场合,大可随意。当然,老父亲要跟上娃的语言节奏绝对是越来越难了,那天包爸问了一个稍有点尴尬的问题,包子迟疑着回复道:“依埃姆埃姆……”,爸爸完全不知所云,但自尊驱使咬牙不问自己又想了十秒钟才反应过来,这是把表情包里的语气单词直接拼出来了...

除流行语外,随着娃自我意识的成长,包子更喜欢抬杠了。有次包爸跟包妈说在淘宝上新买的NASA海报送到了,包子远在卧室接茬儿,抱着自己的毛绒玩具冲出来大叫:“你那个不是hǎi bào,我这个才是hǎi bào!”

还有一次是包子睡前要例行听爸爸念小说,包爸拿着《龙枪编年史》走到床边,心里期待着娃能老老实实躺在被窝里,如能脸带乖巧神情、眼露求知之光当然最好。可小猪娃不但四仰八叉横卧榻上,还拿被子捂住脑袋,全然没有对即将洒下的教化之光稍显尊崇之意。爸爸眉头一皱,厉声要求包子“躺好!”,包子头从被子中倏忽钻出,毫不打磕巴儿地回应:“我躺好了啊,还是说你想让我躺成一个‘好’字形?”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