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都街拍之社恐很少拍人

虽说疫情是百年难遇之世界级灾厄,自己无时无刻不在盼着劫波渡尽、恢复正常。但对于社恐的包爸来说,起码对宅家干工作不见人和出门戴口罩少寒暄这两点,是颇为中意的,上图帽儿衫上的文字基本上活灵活现了自己的内心。当然大部分时候,社恐要面对的都是不如意之事,比如年初报名kelvin李老师的数码摄影课后,包爸开始每天带相机出门拍照练习,但作为社恐,在街上拍陌生人真是一个难以逾越的心理障碍,以下就是攒了好久的一批勉强之作。

为家附近的老居民楼做墙面喷漆的工人,最近小区里类似的粉饰工程有不少,据说都是托了党建百年之福

早上胡同里寂寥的环卫工人

中关村附近一位挎着艳丽包包的吸烟男士

墙面喷漆工作完成,正在拆脚手架的建筑工人们

祖孙俩

母女俩

天坛公园里练推手的红男绿女

天坛东侧坛墙边跑步的男子

古北水镇里和大橘狭路相逢的一家三口

这个比较特别,是某天包子放学时正和同学们瞎聊时被爸爸偷拍的。回家看照片怎么看怎么眼熟,在自己图库里一搜,果然找出张中苏蜜月时的宣传画,对比看真是惟妙惟肖:)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